克拉拉LISA

|罪犯法则。|一

老不正经裂:


高智商反社会罪犯亨x人格分裂心理学教授本AU
严重ooc谨慎食用
一个病人与病人的互相救赎或堕落的故事







|罪犯法则。|



“亨利卡维尔,33岁,英国泽西岛人。罪名为故意杀人、纵火、枪杀导致多人死亡,以一级谋杀罪判决,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他的右手手指在木桌上一遍又一遍的敲击着,越来越快速越来越有力,然后在瞬间戛然而止。亨利抬起头,眼里充满了不见底的平静。他用手腕磨蹭着钢制手铐,金属制品哗啦啦的响。他的手指在桌面上平稳滑动着,像是行走着穿过陡峭的山岳和无尽的沼泽,带着体温在平面上留下一条痕迹。后面的两个警卫压低着帽子盯着亨利不消停的手,握紧了腰边的警棍。手心里闷得全是汗。亨利稍微歪着头,湛蓝的眼睛不解般看着坐在上面的法官,无害的进攻吞噬所有。
“不不不不不我亲爱的法官,您得容我说几句话。首先,我没有犯罪。其次——”





“我可不是亨利卡维尔。”












−1−













当扎克【1】到那间教室的时候,本的课已经快讲完了。



“犯罪心理的主要构成因素是反社会意识和犯罪动机,在潜移默化中在罪犯的心里形成了原始人格变化。密歇根州谋杀案的主谋犯亨利卡维尔则是非常典型的有意识犯罪,也就是非常典型的表演性反社会人格【2】。”



本舔了舔嘴唇按了一下遥控,投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倒在一片血海里的男人。男人是被枪杀的,从下巴往上硬生生的挨了一枪,半个脑袋被嘣的开了花。下颚的枪口已经被烧焦发黑,鲜血和脑浆顺着骨渣残骸流了满地,乱糟糟凝成一块儿粘在地板上。男人上身的衬衫被撕成一条条破烂的布块儿,被血浸的透湿融到了地板里。男人头顶指向的墙上有一个马克笔写的单词〈Criminal.〉,非常完美的英式花体,像是艺术家给自己的作品署名一般的优雅沉稳。最后的L的笔迹走向甚至带着狂傲的上翘。本把屏幕调节器扔到后面的桌子上,一双长腿靠着木桌,皮鞋拗成可爱或者算是封闭的内八。他的眼睛一直没看他面前的学生,他一直在盯着第一排座位椅子中间的号牌。然后他低下头,眼镜反射灯光泛了一片白。小心翼翼的自言自语。



“这个男人,是在密歇根州谋杀案中被枪杀的其中一人。他中枪的地方十分特别,从子弹的射入角度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故意杀人。从衣着来看他很明显的挣扎过,但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罪犯把他按在地板上,枪口顶着下巴,然后是没犹豫的一枪。”



“每一位遇害者的死亡手法都极其特殊又都极其明显,全部都是故意杀害。但是没有指纹,没有DNA,连脚印都没有,这是一场完美的犯罪。”



“Criminal这个单词的意思……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官方的解释,是罪犯的自指还是对死者的称谓。所以警方给了罪犯“独裁者”的称号。可能有点可笑。但是的确很贴合。”本的声音都点颤抖,可能是因为恐惧,或者是不该有的兴奋。



“他在体验杀戮的快感,而且他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这是他的……乐趣。他乐在其中。”



本推了推眼镜,放下手的时候好像有点尴尬的不知道往哪里放,在身侧磨蹭了一会儿之后被本塞到了裤子口袋里。 





“这就是我们下节课要讲的……请大家……准备。”



整个课堂忽然一下子躁动起来,像是忽然被煮到一百度的翻滚沸腾的水。本缩着脖子把眼镜摘下来塞到上衣的内兜里,学生陆陆续续的收起书本往门口走。扎克站在门后,看着本疲惫的支撑起自己往讲桌后面挪动着,把自己的包从讲桌底掏出来。扎克慢悠悠的穿过人群站在讲桌面前,本没有看扎克,仍然在往自己的包里塞课件。扎克抬起手用手指在本面前的桌面上敲击了几下,本瞬间僵住了,他疑迟了好久,最后像是颤抖胆怯的抬起头。



“对不起。”



扎克开了口,把手翻到侧面然后伸直冲着本的胸口。本下意识的往后退,身子整个向后缩着,直直的盯着扎克的手。犹豫了了好一会儿才畏缩着伸出手贴了一下扎克的手掌,晃了几下又迅速的缩回去握成拳。



“我是扎克施奈德探员。”



“我知道,我知道你。施奈德探员。我们曾——”



“曾说过话。那时候您受邀在为FBI的一个罪犯做心理侧写。”



本小小的停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握成拳的手在桌下开始颤抖。本有些慌张,然后又马上被理智压了下去。他在控制自己。扎克看出来了,但是并没有说透。



“……是的。”



“阿弗莱克教授,FBI现在需要您。”



本拽着带子把包挎到肩上,然后扯了扯被勒歪的外衣领子。本慢慢的往前走着,扎克随后跟了上去,离本的距离不远不近。扎克稍微抬高了声音,本快走到门口了,扎克急忙走到本的前面帮本推开了门。本显然被吓到了,垂着头低低的说了声谢谢然后明显的加快了脚步。扎克快要跑起来一般的跟在本的后面,继续抬着声调说话。本的右手握紧了包带,转过身低着头强忍着胆怯看着扎克脚下的路。他不敢抬头,他在避免眼神接触。



“我只是个老师,我已经不做侧写了。”



“没有比您更好的心理学者了,阿弗莱克教授。”



本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去,挑着眉毛,眼神移动到了扎克的皮鞋。“您知道我的情况。您大可以找比我更好的心理医生,施奈德探员。”



“不,您能救活他。”



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呲笑了一声,然后是一声被隐藏的叹息。“我连我自己都救不活。”



“您只是有些与您年龄不符的社交障碍,而我们真的需要您的帮助。”



本转过身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扎克连忙追上本,继续在本的耳边请求。“我们有一个罪犯,需要您的心理治疗。”



“我说过,您可以找更好的心理医生帮助他。”



“他的情况非常特殊,我们曾请过许多心理医生,都没有办法改变他。”扎克整个人侧着半个身子面向本,语气中都带着因为动作过快呼吸不稳的颤音。“他患有监狱精神病【3】,而我们并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逃避死刑还是真正的患病。”



“他很聪明。他通过了测谎仪,所以我们只能靠心理战争来辨别真伪。而您是犯罪心理这片学域中最好的教授,我们需要您。”



本走在自己的车前,旁边仍然是喋喋不休的扎克。本掏了掏自己的左侧口袋,然后又掏了掏右侧的,最后用右手别到左边,用两根手指勾出了在左边口袋里的钥匙开了车门。本钻进车里,低头把挎包摘下来然后随手丢到副驾驶准备关门,扎克一把把门扣住,半个脑袋都快探进了车里。



“他是一个死刑罪犯,并且还是高智商人群。您一定会感兴趣。阿弗莱克教授。”



本右手把车钥匙插进锁孔里开了火,然后抬起头看着扎克的衬衣领。“我说过,我只是个老师。”扎克连忙说着不,左手死命的拽着车门边,语气带着慌张的焦急。“您一定,一定会对他感兴趣。”



然后一切都变得极为缓慢,他听着扎克每个字母的读音,每一声都缓慢的刺进自己脆弱的千疮百孔的心脏。他的心脏开始躁动不安的加速跳动着,多巴胺【4】疯狂的分泌侵略占满了本的整个身体。这是一道汹涌的河流。血液在身体里被煮沸,在血管里肌肤下烧灼的滚烫。他霎时充满了渴望。对风的对雨的对聪明的对骄傲的对世间万物的所有,他们融合到一起裹成了一个暴烈的年轻的茧,在世俗的海浪冲击开来,流出罪恶的血和子弹,毒品和肾上腺素。那只脚踏出,在潮湿冰冷的地面上踩出印记,留下一个又一个黑色的红色的往下渗着血的单词。



“他是亨利卡维尔。”
















本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后,顺着门板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慌慌张张的把包拿起来拉开拉链一股脑儿全都倒在了地板上。本撑住自己换了个姿势,跪坐在地上扒拉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最终在课件底翻到了一个透明白的塑料盒子,本用手指抠着瓶盖儿往手里倒了两片阿米替林【4】直接吞了下去。他手脚冰凉呼吸困难,整个人跪在地上发着抖。药片像是卡在了他的嗓子眼里了,喉咙刺喇喇的疼。本用手指扣着脖子用力的捏着两侧,脖颈上都是泛着红的指痕。



他有点承受不住了。



他还剩一点力气撑起了自己,跌跌撞撞的往浴室走。还好花洒是感应的。本迷迷糊糊的想,水淅淅沥沥的往下淌,浸湿了本的衬衫泥泞的贴着皮肤发着冷。他蜷在浴缸里,一双长腿扭曲的塞在这个充满空白的空间。头顶的雨还没停,水珠顺着本的脸往下滑,流进本的眼眶里和耳朵里。本逐渐看不清,眼前尽是迷雾。他的耳朵里泊着一湖安静平稳的水。药片贴在本的身上手上,被水化开黏在本的躯壳上贴着一圈苦涩的白。不知道是本的体温太低以至于温度感应都失灵还是水箱终于变得空,花洒一点点的没了水,到最后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掉入本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渗透到脑子里。



冰冷的水永远比药物有用。



本逐渐清醒了,药片儿像是在嗓子里融化了,整个口腔苦的像是硬生生的被人塞了两斤特浓咖啡渣子。本往下咽了下口水,苦水顺着食道洋洋洒洒淋漓了一道儿最后在胃里被胃酸分解。本用手用力的搓了一把脸,把头发撸到头顶,发根开始往下渗着水往下淌,淌过本的额头流的滚烫。本撑着浴缸边缘把自己抬起来,皮鞋底沾地的时候本一个脚软差点没跪在地面上。他的两条腿全麻了。肌肉收缩了太久然后被猛的抻开,就像被拉扯到极限的摇摇欲坠的皮筋,泛黄发着死白的地方死撑着随时都会断裂。他强撑着站在洗手台前,用毛巾包住了自己的整个儿脑袋。他耳内的湖开始作乱,风越吹越猛,他的脑子里忽然一下炸开了锅。水顺着耳廓往本的头顶流,毛巾吸了水变得千斤沉。本把毛巾扯下来,瞬间满脑子的水全都落在池里,在瓷白的平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痕迹。枪上膛的声音清晰的不得了。他都能闻到子弹射出后空气中烧焦的火药味儿。



本掏了掏自己的裤子口袋,翻出一张被水泡的透湿的名片,皱巴巴的黏在一起,FBI三个字母已经被磨的没了形状。名片的下面是一排字母和数字,本从马桶边拽了一把纸巾包裹住名片然后用力的压了一下,纸巾瞬间湿透,本手指不自觉的颤抖着,小心的把纸巾揭开,得到了虽然模糊但是能够勉强辨识的一个号码。那是扎克的电话。本默念了一遍,然后把名片扔到旁边的橱柜上。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竟然会因为一个罪犯而动摇。”



声音从头顶传过来,像是在耳畔或者荒原。本整个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他看着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眼里都是轻蔑的笑。他挑着眉毛看着本,声音轻佻又猖狂。“你这样只会让我用更少的时间侵略你。”本抬起手把黏在他手臂上的一个小药片儿含进嘴里咬碎,用可怜的理智从嘴唇里咬出脆弱的坚决。




“Geza.【5】”









−tbc−




注:
【1】扎克施奈德
You know.
【2】表演性反社会人格
这是两种人格的合称。分别为〈表演性人格〉和〈反社会人格〉
〈表演性人格〉:表演型人格障碍,又称寻求注意型人格障碍或癔症型人格障碍,女性较多见。男性癔症性人格表现也没有不同于女性的特征,但年龄多在25岁以下,此型人格障碍以人格的过分感情化,以夸张言行吸引注意力及人格不成熟为主要特征,患病率为2.1%-3%。
表演型人格障碍是一种以过分感情用事或夸张言行以吸引他人注意为主要特点的人格障碍。具有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在行为举止上常带有挑逗性并且他们十分关注自己的外表。常以自我表演,过分的做作和夸张的行为引人注意,暗示性和依赖性特别强,自我放任,不为他人考虑,表现高度自我中心,这类人情绪外露,表情丰富,喜怒哀乐皆形于色,娇柔做作,易发脾气,喜欢别人同情和怜悯,情绪多变且易受暗示,极端情绪化,易激动。思维肤浅,不习惯于逻辑思维,言语举止和行为显得天真幼稚。
〈反社会人格〉:“反社会”一语虽系政治社会用语,但也从这一侧面突出反映了他们对社会的危害,这类人在监狱和劳教机构占相当大比率(40%-78%),不少是累犯或惯犯,往往因发生反应状态而送精神病机构要求医学鉴定。
反社会人格障碍虽然经常发生违纪行为,但与一般犯罪是有区别的,尽管二者对所犯罪行为均负有完全责任能力,司法精神科医生和司法工作者应区分反社会人格犯罪和不法分子作案:①一般犯罪者往往有计划和有预谋地达成犯罪,反社会人格多不能;②犯罪者违法目的明显,反社会人格多受情感冲动支配,犯罪动机较模糊;③犯罪者在他人受害时作案手法隐蔽和狡诈,企图逃避罪责,反社会人格害人害己,而对自己的危害尤大;④具有反社会人格的人较少造成凶杀或其他严重案件以致判处极刑;⑤一般犯罪的人格固然是有缺陷的,但未达到人格障碍程度,而反社会人格则在心理活动的各个方面都有沉重的影响,反映在生活的各个侧面出现持续和长期的行为障碍。
【3】监狱精神病
  犯罪或者死囚容易出现一种Ganser syndrome 症状包括意识模糊, 觉得自己躯体被转换了(应该是觉得自己是其他人),有压力,认为个人身份证遗失, 对于看似很简单的问题非要给出很荒谬的答案。
它的特点是题出荒谬的问题或做的事情不正确或错误答案,其他的分离症状如赋格曲状态,失忆或转化症,常与的视觉幻觉和下降的意识状态。它有时也被称为废话综合征,呓语综合征,近似答案综合征,假性,假性歇斯底里或监狱精神病。有时也叫监狱精神病,因为综合征最常发生在监狱中的犯人,他们可能希望从监狱或法院官员获得宽大处理。
司法精神病学的解离症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变异。反应是一个极度的压力和病人蒙受近似荒谬的回答简单的问题。该综合征有时被诊断为仅仅是装病,但它通常被定义为分离性障碍。
症状包括意识混浊,体细胞转化的症状,神志不清,压力损失的个人身份,模仿言语,和模仿倾向。一般的心理症状相似的患者的精神疾病,而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公认的类别。个人也简单的问题给出的答案。例如,“有多少条腿上的猫吗?”的主题,这可能会响应'3?“。
该综合征可能发生在与其他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抑郁症,中毒的状态,麻痹性痴呆,酒精使用障碍和人为障碍的人。EEG数据并没有显示任何特定的器质性病因。
【4】阿米替林
适用于抑郁症、心理障碍。
①用于治疗各型抑郁症或抑郁状态。对内因性抑郁症和更年期抑郁症疗效较好,对反应性抑郁症及神经官能症的抑郁状态亦有效。对兼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患者,疗效优于丙米嗉。与电休克联合使用于重症抑郁症,可减少电休克次数。 ②用于缓解慢性疼痛。③亦用于治疗小儿遗尿症、儿童多动症。
【5】Geza
本阿弗莱克的全名为Benjamin Geza Affleck-Boldt.
本文中取Geza为本的第二人格的名字。

评论

热度(95)

  1. 萧暖兮衣冠禽兽 转载了此文字
  2. 克拉拉LISA衣冠禽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