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LISA

【超蝙】Before I falling in love悲哀其后

Castic。:

Summary:超人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蝙蝠侠曾爱过他的人。

不刀不刀,你们看我像是会写刀的人嘛。



1.

一开始是一开始,他察觉到蝙蝠侠的无端靠近。


不是说克拉克不欢喜,超人乐于和所有人做朋友,只是蝙蝠侠向来以冷漠示人,曾经他的示好也如同顽石沉入海底没有回音。克拉克不曾放弃过,只是失败的次数多了,到后来,连示好都变成了一种习惯。
像路上遇见一只大猫,冷傲孤绝,想要去饲养它却总是被逃开,欲抚摸的双手难堪地停在半空而后又收回,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不再抱有被接受的希望。


可蝙蝠侠如今却在主动接近。虽不够主动,却足够让克拉克感到欣喜若狂。布鲁斯邀请他到韦恩庄园共进晚餐,为了身体健康着想,阿尔弗雷德给布鲁斯准备的是一小份牛肉和一大碟蔬菜沙拉,黑暗骑士皱着好看的眉头恹恹地用叉子戳着碟子里绿油油的蔬菜,一小口一小口小心翼翼地嚼着,不满的样子好像一只被夺去了毛线球的猫。

而克拉克正在大口吃着他那份普罗旺斯龙虾汤,第一次看到蝙蝠侠这个模样的他没憋住自己的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大厅里,布鲁斯恶狠狠地瞪他,好像超人先生犯下了什么弥天大错。

克拉克这才收敛了笑,顶着布鲁斯的目光低下头去继续吃他的龙虾,心里充斥着一股喜悦的兴奋劲儿。



他想,他驯服了那只猫。

2.

可他不知道的是猫是不会被轻易驯服的。它们随性又高傲,除非自愿否则绝不会带上名为情爱的枷锁。相信人类一付出感情就会是一生。


他不知道蝙蝠侠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去成为相信人类的那只猫。



他也不知道布鲁斯看他的眼神里充斥着多么闪亮、多么灼热的火光,要燃起这簇火光啊,已燃尽了黑暗骑士心中对光明的最后一点憧憬。布鲁斯觉得克拉克可以拯救他本来已无可转圜、一团糟的人生,就像超人伸出手臂,就能支撑起破落的苍穹。克拉克是第一个主动来接近他关怀他被拒绝了也不知放手的人,所以布鲁斯决意用最后那么一点点微末的残存的能够爱人的心,拼尽全力去爱他,万死无悔地去爱他。


3.

爱怎么只是一个单纯的爱呢,它是奉献,它是牺牲,它是超脱的无私,它是怜爱的剥夺。


它是有限量的消耗品,像一只熊熊燃烧着的蜡烛,终有一天会熄灭。
不是什么俗套的倦了累了不配了,有的时候,就真的只是、爱不动了。


毕竟友人之爱和恋人之爱从来就没有一刻的对等。


他觉得融化的油蜡好烫好烫,全都滴落在他持灯的手上。布鲁斯以为自己能撑住的,像从前那么多次受伤一样。



但他到底是错了。

4.

B。

克拉克笑着对他说,露和我在一起了。


蝙蝠侠敲打键盘的手一抖,他低垂着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很好。他说。

5.

蜡烛用完了。
世界重归黑暗。



心没了。

6.

克拉克和露易丝在一起了很久,她是一个完美睿智的女人,真心实意地爱着他——或者说,是另一个名叫超人的他。


他们相互磨合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疲倦地分开。


戴安娜听了他的倾诉。well,她淡淡地说,手里琥珀色的酒里漂着散落的冰块,在灯光下发出炫目的光。我真不知该同情他,还是同情你。


克拉克皱起眉头,谁?

布鲁斯啊。戴安娜侧过脸瞥他一眼,突然浅淡地微笑起来。真幸运啊你,半点都不知道呢,不过也是,他那个个性,如果没人说破的话,会藏一辈子的吧。

什么?


他爱你啊,从头到尾,一直都是。

神奇女侠拉开凳子准备离去,一半的面容隐没在沉沉的黑暗里,像一尊看不出喜悲怜悯的完美塑像,她琥珀色的视线凝固在超人掩不住愕然的脸上,眼波轻盈渺远得像一只远飞的鸽,在悲伤的湖泊里一掠而过。


不过你用不着困扰。

她一口咽下杯里所有残存的酒液,辣得几乎灼喉,空落落地荡进她的胃里,让天堂岛的神明产生了想要落泪的错觉。


到底是过去式了。

7.

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其实我一直这样怀疑。

绿灯怀抱着双臂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唇角翘起的弧度似怜非讽,哪那张辛辣讨嫌的嘴里蹦出的语句却难得的平静和缓。

大蝙蝠表现得一直很明显,你察觉不到么,他对你和对我们完全是不一样的。哈尔比出手指来一个一个数过去。替你挡魔法、和你一起吃饭、和你一起去看望玛莎、面对你时他甚至会笑.....这些特权,都是你一个人的。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侦探,偏偏只有这件事他隐瞒不了。

可是....超人茫茫然地睁大了眼睛,视线却从未固定在某一处,他张开口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自欺欺人,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对,对,对。灯侠摆摆手无奈地笑。



所以你们现在也不过只是朋友。

8.

所有人都知道蝙蝠侠喜欢超人。


但所有人也都知道他们两个只是朋友。

9.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他甚至...从来没对我表现出来过。

夜翼扯了扯嘴角,那笑容实在是太难看了,一点都不相像是风流倜傥的格里森警官,面对超人的疑问他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却并非完全的茫然无措。


哈,这可真是我今年听过最有意思的笑话了。


你竟期望蝙蝠侠开口说他爱一个人?


迪克轻轻地摇摇头。别开玩笑了。


他不敢的。

10.

超人降临蝙蝠洞时黑暗骑士刚刚结束他的夜巡。布鲁斯的腰部中了一枪,血液淅淅沥沥地渗出纱布,而伤口的主人却望着电脑上的监控发呆。眼底的疲惫厚重得像一层阴霾。


什么事?他头也不回。


我很抱歉这句话似乎是脱口而出。


哦。布鲁斯点点头接受了这句道歉,为什么?


克拉克哑口无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克拉克。布鲁斯转过头去看他,眼神微微闪动着,克拉克想蝙蝠侠果真无所不知——他一直看的很明白,其实一开始也许就注定了没有结果,但布鲁斯总是控制不住地去追随去仰望,怀揣着温暖念念不忘。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克拉克。你一直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收获。
他轻轻扯了扯嘴角。


天很晚了,我叫阿福帮你准备客房。

11.

当布鲁斯拖着步伐走过克拉克身边的时候,克拉克闻到他身上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和药香味儿。


这只猫又出去打架了。

他皱着眉头想。


可他受伤的时候再也不会回到我的身边来了。

12.

他们一同经过长廊,皎洁疏朗的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落在韦恩庄园的地砖上。窗外传来轻轻沉沉的蛙鸣,布鲁斯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克拉克问到。


今晚的月色很美。布鲁斯看着窗外低声喃喃,面容因失血而苍白而安静,他拉住被风吹得不住晃动的窗帘,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克拉克说是啊,说布鲁斯走吧,你需要足够的休息。


布鲁斯笑了笑,走吧。

13.

最后来是最后来。


克拉克终于懂了今晚的月色很美是什么意思。



可那只特立独行的猫已经死了很久了。

评论(1)

热度(352)

  1. 枫林靑Castic。 转载了此文字
  2. 枫林靑Castic。 转载了此文字